宁静 X 余秋呈

 
WechatIMG137.jpeg

拉康说:唯一能够对抗资本主义的就是精神分析。

二0一七年春,宁静(化名)第一次来到我艺术治疗工作室,她不愿画画,说她画的不像,宁静告诉我,自己读了五年广美附中,但还是没考上广州美院。左右艺术工作室为宁静设计了三个阶段的艺术治疗方案:

第一阶段,让宁静了解德国的新表现主义绘画,以及在禅学——空寂、贫穷,寂侘、缘起中寻找不完美也是一种美的美学,拓宽宁静的美学视野。第二阶段,让宁静用单纯的颜色和线条表现像外自己的情感体验。第三阶段,让宁静和病友们共同创作,你一笔,我一笔,他一笔,最后宁静将这些笔触重新整理成作品。这样以玩的绘画方式让宁静和住院的病友产生连接,并在不知不觉中进入现实世界。

宁静很喜欢住院,如同她描述第一次住院的经历一样:一住进医院担子就卸了,轻松了,住院的病友也不会把她当精神病人看待,住院对她来说是一种度假。可一出院,所有的人包括自己的家人都视她为精神病患者,回到家里等于又回到只有自己的荒芜世界。

人的认知是被童年父母关系及社会秩序建构出来的,人永远不在现场,在场的都是过往的遭遇为我们建构出来的意识,并规训着我们的行为,拉康称之为无意识。透过宁静的话语、行为让我们看到宁静成长时期的时代的背景,从而让我们反思、平衡左边的精神和右边的现实世界。

我个人理解《一个人的社会》回应的是阿多诺对艺术的诠释:艺术是对抗现实的异化。

 
G Design